暴风集团陨落!曾经的妖股被索赔7.5亿?净利润亏近11亿?

0 Comments

  50亿跨境并购两年多就“打水漂” ,光大资本、暴风集团“善后”求解

  因一笔约50亿元跨境投资面临“打水漂”的风险,主导该收购的光大证券(601788.SH)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300431.SZ)正陷入一场如何善后的风波之中。

  在收购完成欧洲一家体育版权公司MPS(MP&SilvaHoldingS.A.)65%的股权逾两年之后,这家曾经赫赫有名的公司未能给投资人带来回报,还因债务危机在去年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这令参与此宗交易的中资方面的巨额投资几乎血本无归。

  参与此次投资的,除了暴风集团和光大资本外,还包括招商银行等国内十余个投资人,其通过一个结构化基金的方式参与了该项目的投资。而目前,优先级投资人与光大资本、暴风集团之间正因项目投资失败后的善后问题产生争议。

  

  巨资收购的项目破产

推荐阅读:西甲最新战报!皇马夺冠巴萨陨落,欧战悬念依旧,西班牙人8连败

  3月2日,光大证券刊发的一则公告,使其子公司光大资本所参与的一个海外并购项目的风险暴露出来。

  其公告称,由光大资本参与设立的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浸鑫基金),该基金已于今年2月25日投资期限届满到期,该投资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光大证券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及公司会计政策的相关规定,就光大资本向浸鑫基金的该笔投资进行了评估,并计提了6000万元减值准备。

  此前几天,暴风集团也发布了重要事项的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暴风投资作为GP的浸鑫基金目前无法退出,与此同时暴风集团作为LP认缴的浸鑫基金2亿元出资额也出现了风险。

  让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同时陷入漩涡的是二者在2016年一起主导的一起并购案,即收购上述顶尖欧洲体育版权公司MPS的65%股权。

  时间回到2016年5月,浸鑫基金对外发布消息称,其已经成功收购了MPS65%的股权。而当时,浸鑫基金在业内并无名气,在它背后的,是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

  根据天眼查查询浸鑫基金的工商注册资料显示,浸鑫基金的实收资本约52亿元。浸鑫基金是由暴风投资、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光大浸辉)、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为联合GP。

  对于浸鑫基金的投资决策,由上述3家GP设立的投资决策委员会负责。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一共3名,其中由光大浸辉投资委派2名、暴风投资委派1名,三名代表全部同意后方可通过。而光大浸辉投资作为合伙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负责对合伙企业的运营、投资业务及其他事务的管理。光大浸辉是光大资本的子公司。

  

  据称,该项目的整体估值约为9亿美金。

  公开资料显示,创立于2004年的MPS公司是一家运营分销全球体育赛事版权的公司,彼时其曾运营诸多世界顶级体育赛事的版权资源,其中包括2018及2022年足球世界杯、2016年欧洲足球锦标赛意甲联赛英超联赛西甲联赛法甲联赛、英格兰足总杯、巴甲联赛、法国网球公开赛、国家橄榄球联盟、一级方程式赛车、世界棒球经典赛、NBA和西班牙篮球联赛等赛事。

  这些赛事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众多受众,而彼时中国体育产业也正在资本蜂拥下掀起了一股争夺版权的热潮,这也是MPS闪耀金光的原因。

  据经济观察报从多个渠道了解到,在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联手收购MPS时,也遭遇了多个机构的争抢,其中不乏其他中国资本的竞争,这也是该起收购价格不菲的因素之一。

  但令人出乎意料的是,MPS在被收购后,昔日的星光熠熠很快消失殆尽。没过多久,MPS就遭遇严重的经营危机,其相继失去意甲、英超等赛事的版权,现金流出现重大问题,2018年10月17日,MPS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清算,公司资产和收入将用于偿还债权人。

  光大证券方面则称:“正敦促子公司采取境内外追偿等处置措施,以维护投资人的合法权益。”“从公司的情况看,只能通过破产清算的方式来偿还债权人,说明公司的现金流情况已经很糟糕了,最终破产清算后,估计也是所剩无几。”一位投行人士称。

  5月8日晚间,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对公司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6330.66万元。此前不久,暴风集团披露的2018年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1.27亿元,同比下降41.15%;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0.90亿元,同比暴跌2077.65%。

  

  合作破裂遭光大证券索赔超7.5亿?近日,暴风集团在携手光大证券的一场并购案失败后,遭到合作伙伴的巨额索赔。光大浸辉及上海浸鑫的诉讼请求为: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上浮50%,自2017年11月23日(不含)起计算,暂计至2019年3月3日(含)为6330.66万元;此后至实际支付之日的相应利息按照上述计算方式计息)。

  事实上,自去年以来,暴风集团风雨飘摇,在2018年的成绩单不甚理想的情况下,公司还遭遇了转型失败、投资方撤资、高管离职等一系列危机。2019年,暴风的困境未有较大改观。2019年3月1日,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因合同纠纷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合同了结后限制解除;3月8日,暴风集团因劳动人事纠纷,欠下了1.2万元的工资没有按时偿还被法院列入俗称“老赖”的强制被执行人名单,信息曝出后的3月9日,法院删除了暴风集团的失信信息。这与暴风集团上市之初的狂飙猛进形成了强烈对比。

  时间回溯到2015年3月,暴风科技(暴风集团曾用名)挂牌创业板。对于暴风而言,上市即巅峰。上市的40天里,其拿下36个涨停板,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暴涨至327.01元,创下A股涨停纪录。 上市后不久,暴风对外公布“DT大文娱战略”。彼时,冯鑫踌躇满志,称暴风科技将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全面转型,成为DT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然而好景不长,暴风的优势未能持续,从高光时刻到至暗时刻,暴风只用了短短数年时间。2015年至2017年,暴风集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52亿元、16.47亿元、19.15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68.84%、152.62%、16.25%;净利润分别为1.73亿元、5281.17万元、5513.93万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13.23%、-69.53%、4.41%。

  

  屋漏偏逢连夜雨,暴风集团业绩滑坡的同时,也遭到多方股东减持。2019年1月3日,暴风集团披露部分首发股东减持公司股份计划实施情况。公告显示,自2018年9月以来,众翔宏泰合计减持45.35万股,套现522.43万元;瑞丰利永减持111.41万股,套现1000万元;融辉似锦减持101.89万股,套现905.81万元。股东减持还在继续。4月30日晚间其公告称,合计持股4.45%的股东瑞丰利永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67%,即不超过219.85万股。截至5月9日收盘,暴风集团股价为元7.72/股,总市值为25.44亿元,比其在巅峰时期的408亿元市值缩水超9成。

本文系由网友投稿发布,不代表体育世界网立场,如有侵权请提供相应材料联系客服删除,本文地址:https://www.ceegsolar.cn